刘啸出门直奔实验室,现在那里被维克多给霸占了,软盟向银行打了申请,将实验室和银行网络联通,专门进行银行网络安全的研究,银行方面批准了,但措施很严格,实验室被装满了摄像头,维克多的每一个试验都得事先和银行打过招呼。

刘啸敲了敲门,维克多便走了出来,“有事?”

“来,一边说!”刘啸把维克多拉到一旁的休息区,“WB组织来函,说之前海城的金融系统故障,是我们故意制造的,目的就是推销自己的产品!”

“WB?那个金融组织?”两个WB搞得维克多有点蒙,弄明白之后,他就不屑地耸肩,“这帮人就是这样,一群自大狂,一年不更新,也会认为自己的系统是天衣无缝的,我以前就接触过,随便他们怎么怀疑吧!”,维克多显然不把这当回事。

可刘啸不能不当回事,这不仅仅是软盟的事了,还牵扯到中国所有的银行,于是扯过一张白纸,“那个俄罗斯的WB,他们组织有没有什么标记,或者是标志,你给我画出来!”

维克多也不推辞,在纸上就把WB两个字,画画尖尖的,下面又横着画了三划,然后道:“这就是了!”

刘啸一看,心想这帮毛子真是没有创意,标志就是WB两个字母,不过就是削尖了脑袋,看起来像个金字塔,再加上下面那三划,倒像是在课本上划出的重点,刘啸摇摇头,在那标志前后各补了几个字,于是纸上就变成了,“我们有证据,是(WB标志)干的!”

“好了,你去忙吧!”刘啸打发了一头雾水的维克多,起身又朝自己办公室走去。

维克多挠头看着刘啸的背影,嘟囔道:“那本来就是WB干的啊!”

刘啸进了办公室,就把那张寥寥几个字的白纸递到行长手里,“你把这个给WB传过去,他们看了之后肯定就不会再怀疑了!”

“这……能行吗?”行长傻眼了,左看右看都不明白,本来是WB指责事情是软盟干的,这倒好,软盟更牛,反过来说事情是WB干的,而且手里还有证据,这不是狗咬狗是什么。只是行长有些纳闷,纸上的WB两字为啥削尖了脑袋,还被刘啸着重得画了三划。

“绝对行!”刘啸笑着点头,“你把纸上的内容原封不动地传过去,包括字的形状、大小、位置,都不能变。我保证WB从此再不会纠缠这件事!”

行长看刘啸说得信誓旦旦,心里没谱,但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眉头一皱,一叹气,站了起来,“那我这就去试试!”

刘啸送走了行长,业务主管就急急追了过来,“刘总,刚刚收到的消息,国外一些媒体风传我们软盟为了推销自己的金融安全产品,便恶意攻击海城的银行系统,更造成市民的恐慌性挤兑。国内媒体我都有朋友,刚才他们来电话,说是他们明天也会此消息,让我们早做准备!”

刘啸笑了笑,“意料之中的事。我正要找你商量这事呢,你马上联系媒体,把能联系的都联系到,国内国外都要有,我要召开新闻发布会!”

“好,我这就去!”业务主管当即定住了心神,眼里全是敬佩,真是神了,这刘啸怎么啥都能料到,看样子是已经成竹在胸了。

两个小时后,天晶大厦的大型会议室,各个媒体设在海城办事处的人都被请了过来,至少有七八十家媒体,刘啸的话非常简短:“诸位都知道,前几天海城发生了银行挤兑的事情,市府已经对此进行了辟谣,事件也已经平息。而现在,突然有恶意风传,称此事是我们因软盟恶意攻击银行系统而起。今天我们召开这个新闻发布会,就是要对此事做出说明。这绝对是颠倒黑白,海城银行系统被攻击的事确实发生,但攻击者绝不是我们软盟,相反,是我们软盟协助市府以及银行方面,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了问题,避免了事情进一步恶化。而且我们已经知道了攻击者是谁,手里也已经拿到了确凿的证据,我们目前正在试图接触WB组织!”

媒体也多多少少知道软盟这个新闻发布会的主题,一听软盟知道真凶,而且有证据,顿时来了精神,准备抢得第一手资料,谁知刘啸接下来的一句却是:“好,谢谢诸位能够参加这个发布会,我们的发布会到此结束!”,说完,刘啸走下前台,准备开溜。

记者们全愣住了,回过神来赶紧堵住刘啸,“请问,这个真正的攻击者是谁?”;“软盟的手里真的握有证据吗?那你们下一步打算怎么做?”

刘啸站定,回头看着记者们,“因为一些方面的需要,本次发布会不进行提问,也不能解释细节,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,不需要很久,事件和事实就会告诉大家谁在撒谎!”

会场的保安护送着刘啸出了门,业务主管纳闷至极,跑过来请教着:“刘总,你既然知道真正的攻击者是谁,为什么不把它说出来!”

刘啸笑着摇头,“不好说,不好说!多说无益,即便你说出来,也会有人说你是在推卸责任,指鹿为马,何必浪费唇舌。”

“那你刚才那些话,是什么意思?”业务主管看刘啸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,便琢磨着刘啸刚才发布会的那几句话,似乎觉得意有所指。

“没什么意思!”刘啸指着业务主管的表情,呵呵笑着:“我就是要达到你现在的这种效果,让媒体们去猜,去揣摩,当然,最重要的,是让WB和真正的攻击者去揣摩!”

业务主管跟在刘啸的背后,走出好长一截,最后还是叹了口气,摇着头,“刘总,你还是不要卖关子了,我这猜不出来,心里实在是难受!”

“你呀!”刘啸呵呵笑着,然后低声说了几个字:“敲山震虎,打草惊蛇!”

业务主管一拍脑门,恍然大悟,“我明白了,你是要让攻击者自己跳出来,让谣言不攻自破!”

&※Www.chkeE.com◎nbsp;刘啸微笑不语,只是道:“好了,目的已经达到,我们回公司,办正事!”

业务主管仔细一想,又觉得不对,刘啸的话里似乎没有提到震的是哪只虎,惊的是哪条蛇,从头到尾只提到过一个机构的名字,那就是WB,难道他惊的是WB,不会吧?

业务主管还真没有猜错,刘啸这次惊的就是WB,不过不是一个,而是两个。

WB组织接到软盟的回复,就有些迟疑了,之前他们接到自称是知道内情的人的匿名信,说得有鼻子有眼,他们自信自己的系统不会存在漏洞,那自然就会非赤信软盟监守自盗的可能了,这才怒不可遏地要中方给出解释,制裁软盟。

谁知道软盟很快送来解释,别人一看,会以为这是软盟反咬一口,可WB非常清楚那个标志的意义。黑客组织跟跟全球最大的金融服务商叫一个名字,就可见这两个机构之间是多么地水火不容。事实上,全球有一半的金融攻击是针对WB组织的,而这一半中,又有八成来自于俄罗斯的黑客组织WB,他们从诞生那天起,就是针对WB机构的,这让WB机构的老爷们整日里如坐针毡,甚至常常是半夜惊梦。他们也想尽了各种办法,派出卧底、假扮客户,企图揪出这个附骨之蛆,可全都失败了,这群家伙非敞业而且职业,并不轻易上当,WB连续几次赔了夫人又折兵,便彻底放弃了这种方法,只是催促俄方想办法,尽早除掉这个金融骇客组织,而俄国人似乎并不认为这个组织有多么大的破坏力。

俄罗斯的WB组织,自从接单在海城下手之后,也时刻关注着事态的后续发展,他们也没想到海城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解决问题,更没有想到事情后来还会演变出这么多花样,此时他们就是再傻,也意识到雇主攻击海城银行系统的真正目的不在于破坏和捣乱,而是在软盟身上。

软盟的公告,说是已经掌握了证据,知道了攻击者是谁,这让WB组织有些不安,以软盟解决问题的速度来看,他们完全有可能拿到了实在证据,这对WB组织十分不利。这些年WB机构一直嚷着要灭掉自己,却从来都拿不出实在的证据,所以俄罗斯方面才懒得理会,而这次一旦他们拿到证据,怕是自己覆灭的日子就要到来了。

特别是刘啸的最后一句“我们正在试图接触WB组织!”,这让两个WB组织都陷入了困惑之中。金融服务商WB知道自己已经和软盟联系过了,软盟这么说,明显就是要和骇客们达成和解,有意放对方一马;而俄罗斯的WB不知道这回事,他们以为软盟是要联合真正的WB来对自己进行彻底的铲除。

双方各怀鬼胎,软盟的机会便来了。金融WB机构最想确认的,就是软盟手里到底有没有实在的证据,而俄罗斯WB,则是想着怎么逃避有可能到来的打击。

刘啸非常了解职业黑客组织的心态,他们苦心研究多年,找出了WB机构的漏洞,就是想捞钱,现在钱没有赚到,他们就肯定不会罢手,尤其是现在,他们知道了软盟正在联系WB机构,不管软盟是否真的会拿出实在的证据,但可以预见的是,WB的那些漏洞,很快就会没有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非但不会收手,反而会来一波反扑,趁着打击没到来前,尽可能地将自己手里的漏洞变为钞票。

因为就算有证据,想要抓到他们,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,黑客永远都游走于侥幸的边缘,每一次出手,其实都是一次冒险,他们最不怕的,就是冒险。所以,刘啸敢断定,俄罗斯的WB必定还会出手。

喜欢《黑客江湖》吗?喜欢出水小葱水上飘吗?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!

看网友对 第一章 那只虎,那条蛇 的精彩评论

抱歉!评论已关闭.

新书推荐: 指间的黑客 天擎 禁区之门 原始动力 最强黑客 白手起家 超级电脑系统